工匠技藝二

日式木造建築有些固定組成,隨著時代演進,吸收各方文化精華,在即定的規距中加入些許改變,在別處看不到的小驚喜。

明治維新後,流行歐美風潮,建築也不例外。臺北賓館主棟為歐式風格,旁邊再建一棟傳統的日式木造屋,兩棟建築各自獨立,以廊道相連。歐式建築豪華氣派,和式空間沉穩內歛,兩棟建築是不同的使用目的。前陣子天后瑪丹娜來台演唱,據傳在出場前,她會獨自在小房間內安靜,這房間不許有任何干擾。或許,同樣的,國家領導人在接待重要外賓前,也會需要這麼一個空間來靜思,日式空間就是有這種無形魔力。

真樸齋的建築很特別,稱為「和洋折衷」,不像臺北賓館是洋、日分棟,而是在同一棟建築內混入不同風格。外表看來是和式,進入後卻各有不同的空間區隔。奇怪的是,雖然風格炯異,卻不突騖,空間轉換自然流暢,好像本來就該這麼理所當然,真的是匠心獨具。

真樸齋建築中使用大量的玻璃,經過八十年歲月,這種脆弱的建材居然還保留不少。除了花樣多變外,安裝方式也有不同。最單純的方式用三角壓條,再用玻璃釘固定。複雜的方式為鑲崁,這種作法多用在空間中央的門窗,兩邊都為主要的使用空間,作法上必需顧及兩邊的美觀。

歐式空間裡為了保有隱私,使用「犁地玻璃」,透光卻不透明,像春天農夫拉牛翻地似的表面,晚上在燈光的照射下,閃閃發光,也有稱為「鑽石玻璃」。絕版品了。

玻璃的鑲崁很難。早期有位主持天王來拍攝取景,笑鬧中無意手肘揮到,打破了正門玄關的犁地玻璃。管理人在臺北市跑了三天,找不到師傅願意上山修理。一來找不到材料,二來玻璃很薄又脆,大家一聽到是日式老建築,耗工費時,還不一定能順利安裝。每位師傅都搖頭拒絕。

鑲崁玻璃要裁的剛剛好,不能大,崁不進去,不能小,崁進了卻漏縫。氣力要用的剛剛好,用力過頭玻璃破掉,用力不足又崁不進去。都是功夫啊。

如果覺得管理人很囉嗦,使用規定一大堆,實在是因為某些東西傷不起。但願知道了原由,能理解保存的苦心。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E9xC6UkTL5M

105/03/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