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匠技藝一

在得知通過修復案時,心情真是複雜。待了這麼多年,就是想親身參與,還特別就是想看木結構。過去曾沾過幾件,但都無法深入。可是這案子一做就是近三年,想要全程參與,經濟上的壓力不小。考量這是一生難得的機會,錯過了不可能會再有下一場。咬牙拼了。

添購一台panasonic Lumix,輕巧體積小,可拍可錄,畫質還算可以,加上朋友贊助的高級油壓角架,開始每日黏著師傅們跟拍的日子。

只要有參與過古蹟修復案的師傅,對於拍攝記錄大多習以為常,但這樣天天跟拍大概是前所未見,當然會造成干擾,對記錄者和被記錄者都是考驗。開初也沒抱能順利完成的希望,還好師傅們寬宏大量,多所忍耐,這才能順利完成。

各工項的師傅全部都是來自臺灣各地,展現精湛的技藝,在他們辛勞的汗水下,一棟風華絕代的木建築得以重生。

真樸齋在民國99年進行大整修時,屋況尚可,房主一直叮嚀可用的建材盡量保留。一來台灣檜木已禁採,替代的檜木多用進口美檜或越檜,品質上有很大的差異。二來早期木料乾燥方式耗時費工,比較起現代急速乾燥的木材較不會變型龜裂。

基於保留的前提下,修補的技藝就很重要了。木作師傅常說修補比做新的多花三倍時間這話還真沒誇張,當年資料考據,這房子花不到一年時間就蓋好啟用。而這次的整修花了快三年的時間。

首先談記錄有關出簷櫞木的修繕。這部分的木料是台檜,其實不太容易出問題,但不知在什麼時期把天溝拆除了,造成雨水沒法直接從上層排放,水往下滴後順著木料的毛細孔回滲,造成尾端長期因潮溼而腐爛。因為不是整根爛光,所以師傅們切除舊料尾端再接新料。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qqkeBSQ-G20

105/02/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