純淬

維護原始基因這個概念應該是很重要的,只是我們一般人都不懂。偶在電視節目看到德國有一個牧場,裡面豢養著1200頭具有原始基因的家畜類動物。原因無他,科技進步的現代,不斷的研發,培育配種,為了滿足最大產量、最佳的口感、最強的抗病力…,一些原始物種正逐漸消失中。研究生物的知道有界、門、剛、門、科、屬、種的分項。研究的愈細的愈往下鑽,物種的源頭跟發展,就要靠基因去解密。

最近火紅的北門,當初因城市發展而被犧牲,引道與古蹟建築最近的距離只有60公分。因為引道的拆除,連帶著附近的郵局、鐵道部一一重現。還要接著整頓混亂的招牌。看到北市府的作為,真是感到寬慰,大力鼓掌。

近年來日式建築漸被重視,台北市區青田街、永康街…等等日式舍宿也藉由招標方式逐一修復並對外營業。在修復之初就已檢送營業計畫,使用方式或有展場、餐廳、酒吧….,修復的方向就跟著使用目的不同而做更動。木地板打掉變水泥地、押入拆掉變展示櫃、床之間省略,以便將營業面積擴至最大。

有些在天花板上加上軌道燈、喇叭、煙霧偵測器、投影機、監視器、冷氣孔,琳瑯滿目,眼花瞭亂。這些規畫大多是使用目的重于建築本身。台北市寸土寸金,在無法擴建的情形下,這樣的變更也是不得已的,無論如何,對于承包者都要跪地拜謝了,能保存一間是一間,更何況營運之前還得耗費鉅資去整修。

相較之下,真樸齋算運氣好,雖然有些殘破,但民國99年正式有規模的修復之前,都還在正常使用並對外營業。在這之前,大大小小的維修一直就沒停過,不過,房子倒是保存的異常的完整,大概跟她沒有長期固定的居住者有關,也可能是場域夠大,使用空間夠多有關。除了格局從未改變外,原始的建材也保留甚多。在如此先天條件良好下,修復後的呈現也就力求保持原樣的純淬。一些無可避免的現代化物件就利用天花板上層、地板下層和櫃體隱藏起來。免去在珍貴的台檜板上鑽洞挖孔,而可達到相同效果。

進來真樸齋,抬頭看看天井,除了必要的燈具外,一片乾淨,沒有上漆染色的檜木,保持了一路以來的純淬,管理人堅守著的原始基因。

 

105/02/22